beplay提现

散文]有燕自远方来

  春分玄鸟至,白露玄鸟归。“玄鸟”即燕子,秋天南去,春来北归,不违时节。倒不是因为燕子娇气,受不得严冬的凛冽,而是它们习惯在空中捕食飞虫,却不善于在树缝和地隙中搜寻食物。它们既不能像松鸡和雷鸟那样杂食浆果、种子,甚至在冬季改吃树叶,又不能像啄木鸟和旋木雀那样发掘潜伏下来的昆虫的幼虫和虫卵。面对冬季食物匮乏的北方,燕子们为了生存,不得不每年都来一次南北大迁徙,“逐食物而居”。

  相传春秋时代,吴王宫中的宫女为了探求燕子迁徙的规律,曾将一只燕子的爪剪去,看它是否在第二年仍旧飞回原地。无独有偶,晋代有个叫傅咸的人,在《燕赋序》中也记载了这种方法:“有言燕今年巢在此,明年故复来者。其将逝,剪爪识之,其后果至焉。”无法想象这体态轻盈的小东西,凭借着怎样的勇气、耐力和记忆力,一路翻山涉水,终于赶在第二年的春天荣归故里。夜空微凉,它们疾速振翅发出的呼啸之音,在辽阔的天地间回响,唤醒无数冬眠的耳朵,欣欣然张开的眼睛四处寻觅,可是春天来了吗?

  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”,燕子是衔着春天来的;“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,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”,燕子是衔着爱情来的;“泪眼倚楼频独语,双燕来时,陌上相逢否”,燕子是衔着离愁来的;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燕子是衔着故人的旧光阴来的。它们飞过朱雀桥边,掠过乌衣巷口,或呢喃对语,或差池双翦,趁风穿柳絮,冒雨掠花泥,竞相飞入寻常百姓家里去了。

  别看燕子轻巧纤秀,胆子却极大。一般鸟类都把巢筑在林间树上,防天敌、防人类,可燕子偏不,它一定要入户安家。三月春来,便能经常看见它灵巧的身影出入于人家的屋内或檐下了,它们仰起清秀的小小头颅,转动点漆似的黑眸,四处逡巡着,选择最佳的筑巢位置。燕子最是勤劳,同时也是建筑高手,燕巢是所有鸟类中做工最精,耗时最长,自然也是最舒适漂亮的。较之麻雀的随遇而安和喜鹊的粗枝大叶,燕子对自己的新居投注了更多的心血。它们不辞辛苦地衔来泥土、草茎和羽毛,用自己的唾液混合,一层一层累积,一口一口雕琢,从日出到日落,千百次的辗转奔波,千百次的相濡以沫,不可谓不辛苦。据说生产燕窝的金丝燕更甚,雌燕每天黎明时分就要高声鸣叫,以激发体内分泌出大量的唾液和黏液,然后将分泌的液体一点一点吐出来,像编织花篮一样将黏液一圈一圈缠起来,等到阳光一晒,富含胶质的黏液就凝结成丝,通体晶莹透亮。此时它们还要入海寻找一种特质的海藻,用喙将其颗粒涂抹于巢的内壁和外壁层上,以增加强度。有的雌燕在筑巢后期竟至吐血,甚至亡于巢中,如此呕心沥血,大有“春蚕到死丝方尽”之势。其巢做工之精,造型之巧,雕琢之美,营养之丰令人惊叹。同样叹为观止的还有它几个月吃掉25万只害虫的丰功伟绩,可别认为这些害虫都是燕子自己吃掉,每日里它们往来奔波数百次,更多是为了巢中幼雏的饥饱。白居易曾有诗云:“嘴爪虽欲敝,心力不知疲。须臾千来往,犹恐巢中饥。辛勤三十日,母瘦雏渐肥。”有时真的无法想象它小巧的躯体内到底蕴藏着多少智慧与能量!不经意间就心疼了,心疼这小东西何以如此认真到极致,付出到极致,乃至执着到极致而不言苦?

  正如燕子喜欢与人相亲一样,人类从来都是与燕为善的。古语说得好:“燕不入愁房。”燕子在谁家筑巢,就预示着谁家吉祥平安、人丁兴旺,而燕子常栖的家庭,则被认为是德行高望之家。因此,有燕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人们是绝不会故意破坏或赶燕子出门的。从白居易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”的惬意,到陶渊明“翩翩新来燕,双双入我庐”的喜上眉梢,及至孟浩然“燕子家家入,杨花处处飞”的自然和谐,足见人们对其喜爱之深;再看殷遥“野花成子落,江燕引雏飞”,和杜甫“泥融飞燕子,沙暖睡鸳鸯”的温馨画面,则几乎令人微醺了。此种亲厚,似乎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中,成为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,岁岁轮转,历久弥新。当然,常沐人间烟火的燕子也未曾辜负人们对它的青睐,最是有情有义。“春色遍芳菲,闲檐双燕归。还同旧侣至,来绕故巢飞”——如同一个约定,种在深秋,待燕子衔来一枚春天,方盛开一朵重逢。故巢寻旧主,归燕似故人。

  无论气候有多无常,我都知道这个春天故人一定会来。不扫径上的落花,只为它敞开蓬门,我和我满庭的露水一起等待。等一个风尘仆仆的清晨,落花逐流水,水缓燕归来,看它轻巧地跃上枝头,清澈的黑眸波光流转,我蓦然抬手,接住摇曳的流光一朵。

上一篇: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:中山两项目获奖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