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play提现

张亦峥:所谓底线就是用来突破的

  说实在的,在这场亚冠比赛前,曾一度心里堵得难受。因为在昨夜某个思维停滞的时间段里,我想起了一个很不美妙的回忆,请原谅我让您心里有些不痛快了,只拿一分就可以出线,鲁能在亚冠小组赛里面临的形势,和去年的国足是何其相似!但在那个恶心至极的“保平争胜”大旗下,国脚们终于习惯性失去了“保平”的机会,于是,有了这中国足球空空荡荡的尴尬岁月。

  孟子说:“杨氏为我,是无君也。墨氏兼爱,是无父也。无君无父,是禽兽也。”杨朱主张“为我”,墨子主张“兼爱”,都被孟子斥为“禽兽”,这是孟子心目中“人”的道德“底线”。而去年木子美横行网络的时候,如果孟子健在又该怎样想呢?她不仅是“兼爱”,应该算是“泛爱”了罢。——所谓底线,就是用来突破的。

  作为著名的“望加锡惨案”的缔造者,鲁能在大家的心目中还在外战外行的典型。但作为“中国皇马”称号的拥有者,他们今天晚上终于突破了自我,突破了——中国足球的底线。撕下那片可耻的“保平争胜”裹脚布,玉宇澄清,春光明媚,燥烘烘的济南变成了风情万种的少女。

  横滨队显然是有备而来,从他们在此前的J联赛中雪藏主力,还有赛前费尽心机对鲁能情报的收集,就能看出他们对今天比赛胜利的渴望。比赛开始后,他们并没有象人们想像的那样开场后便开始狂攻,而是采取了稳守反击的战术,阵型也从352悄悄调整为442,并很快在第7分钟利用一次定位球机会取得了领先。但经受住了日本人的三板斧后,图拔的战术思想开始显现出来——以我为主,全力争胜,比赛的节奏开始掌握在泰山队队员脚下,从全场有威胁射门次数的对比上来看,泰山队赢这场比赛是理所应当的。而不是上次在日本时,泰山队在整场比赛劣势的情况下靠偷袭取胜。当然,横滨队显然也是有实力的,如果中泽佑二们能抓住一次机会,那么比赛结果就很可能被改写。

  想起了去年欧锦赛荷兰队和捷克队的强强对话,手举双刀的布吕克纳最终砍中身披铠甲却“退隐山林”的艾德沃卡特。图拔是个聪明人,他明白,足球比赛中,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,只有突破那个所谓的底线,才能笑到最后。否则,那曾取得的“X场不败”纪录,除了制造意淫的快感外,还能有什么?去年的阿里·汉,在广州街头大叫着“我们X场国际比赛不败”迎风流泪;现在的图拔科维奇,却在泉城济南舒适的天气中春风得意——到目前为止,泰山队在2005年还一直保持不败。

  有“底线”也许是好的,起码有了突破的目标。孟子为中国人设定了那么多道德底线,这才有了木子美们快意的“底线突破”。要不,这个中国足球诡异的2005,该有多孤寂。

上一篇:“云中哨所”暖融融

下一篇:没有了